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彭祖的养生方法及性命之学

性命之学,在黄帝之后,当数彭祖。彭祖正史无传,《隋书·经籍

志》记有“《彭祖养性经》一卷”。

《庄子》说,“楚之南有冥灵者,以五百岁为春,五百岁为秋;上

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岁为春,八千岁为秋。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,众人

匹之,不亦悲乎!”又说,“夫道有情有信,无为无形;可传而不可受,

可得而不可见;自本自根,未有天地,自古以固存;神鬼神帝,生天生

地;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,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,先天地生而不为久,

长于上古而不为老。……彭祖得之,上及有虞,下及及五伯”。

《列子》说,“彭祖之智不出尧舜之上,而寿八百”。

《吕氏春秋》称“天子至贵也,天下至富也,彭祖至寿也”。因此,

研究性命之学,不能不谈彭祖。

《抱朴子》说,“按《彭祖经》云,其自帝喾(kù,音酷)佐尧,

历夏至殷为大夫,殷王遣采女从受房中之术,行之有效,欲杀彭祖,以

绝其道,彭祖觉焉而逃去。去时年七八百馀,非为死也。”《抱朴子》

还评价说,“彭祖之法,最其要者。其他经多烦劳难行,而其为益不必

如其书。人少有能为之者。”

根据宋代《太平广记》引《神仙传》:

彭祖者,姓篯(jīan,音尖)讳铿,帝颛顼(zhüanxü,音砖须)

之玄孙也。

殷末已七百六十七岁,而不衰老。

少好恬静,不卹世务,不营名誉,不饰车服,唯以养生治身为事。

王闻之,以为大夫。常称疾闲居,不与政事。

善於补导之术。服水桂云母粉麇角散。

常有少容,然性沈重,终不自言有道,亦不作诡惑变化鬼怪之事,

窈然无为。少周游,时还独行,人莫知其所诣,伺候竟不见也。有车马而常不乘。

或数百日,或数十日,不持资粮。还家则衣食与人无异。

常闭气内息,从旦至中,乃危坐拭目,摩搦身体,舐唇咽唾,服气

数千,乃起行言笑。

其体中或瘦倦不安,便导引闭气,以攻所患。心存其体,面(明钞

本面上有头字)九窍,五脏四肢,至于毛发,皆令具至,觉其气云行体

中,故于鼻口中达十指末,寻即体和。

王自往问讯,不告。致遗珍玩,前后数万金,而皆受之,以恤贫贱,

无所留。

又采女者,亦少得道,知养性之方。年二百七十岁,视之如五六十

岁。奉事之於掖庭,为立华屋紫阁,饰以金玉。乃令采女乘辎軿,往问

道於彭祖。既至再拜。请问延年益寿之法。采女具受诸要以教王,王试

之有验。殷王传彭祖之术,屡欲秘之。乃下令国中,有传祖之道者诛之。

又欲害祖以绝之。祖知之乃去,不知所之。其後七十余年,闻人於流沙

之国西见之。王不常行彭祖之术,得寿三百岁,气力丁壮,如五十时。

得郑女妖婬,王失道而殂。俗间言传彭祖之道杀人者,由于王禁之故也。

后有黄山君者,修彭祖之术,数百岁犹有少容。彭祖既去,乃追论

其言,以为《彭祖经》。

彭祖的养生方法,简要易行,行之有效。根据《神仙传》引彭祖与

采女的对话,《养性延命录》的摘录,以及《道藏》、《云笈七签》等著

作的载录。我们可以把彭祖的性命之学归纳如下。

①人生八九不如意,只因好争。不争则无不争,何处有烦恼。彭祖

早年也是坎坷,后来才不卹世务,不营名誉,不与政事,不饰车服,唯

以养生治身为事。

彭祖曰,吾遗腹而生,三岁而失母。遇犬戎之乱,流离西域,百有

余年。加以少枯,丧四十九妻,失五十四子,数遭忧患,和气折伤,令

肌肤不泽,荣卫焦枯,恐不度世。

②彭祖终不自言有道,不谈仙人,亦不作诡惑变化鬼怪之事。

彭祖曰,(吾)所闻浅薄,不足宣传。大宛山有青精先生者,传言

千岁,色如童子,步行日过五百里,能终岁不食,亦能一日九食,真可

问也。

彭祖曰,青精先生,得道者耳,非仙人也。仙人者,或竦身入云,

无翅而飞,或驾龙乘云,上造天阶,或化为乌兽,游浮青云,或潜行江

海,翱翔名山,或食元气,或茹芝草,或出入人间而人不识,或隐其身

而莫之见。面生异骨,体有奇毛,率好深僻,不交俗流。然此等虽有不

死之寿,去人情,远荣乐,有若雀化为蛤,雉化为蜃,失其本真,更守

异气。余之愚心,未愿此已。

彭祖曰,欲举形登天,上补仙官,当用金丹。此元君太一所以白日

升天也。此道至大,非君王之所能为。

③人的正常寿命是120岁。人活不到120岁,是自己折寿。

彭祖曰:人之受气,虽不知方术,但养之得宜,常至百二十岁,不

及此者伤也。小复晓道,可得二百四十岁。加之可至四百八十岁。尽其

理者,可以不死,但不成仙人耳。

彭祖曰:养寿之道,但莫伤之而已。夫冬温夏凉,不失四时之和,

所以适身也。美色淑资,幽闲娱乐,不致思欲之惑,所以通神也。车服

威仪,知足无求,所以一志也。八音五色,以悦视听,所以导心也。凡

此皆以养寿,而不能斟酌之者,反以速患。

彭祖曰:重衣厚褥,体不堪苦,以致风寒之疾;厚味脯腊,醉饱餍

(yàn,音厌,饱食)饫(yù,音玉,家宴,饮食;饱食),以致聚结之

疾(《云笈七签·自慎》作“疝结之病”);美色妖丽,嫔妾盈房,以致

虚损之祸;淫声哀音,怡心悦耳,以致荒耽(dān,音单,过乐;酷嗜)

之惑;驰骋游观,弋猎原野,以致荒狂之失(《云笈七签·自慎》作“发

狂之迷”);谋得战胜,兼弱取乱,以致骄逸之败。盖圣贤戒失其理也。

(《养性延命录》,《云笈七签·自慎》)可不思以自勖(xù,音序,勉励)

彭祖曰:五音使人耳聋,五味使人口爽。苟能节宣其宜适,抑扬其

通塞者,不以减年,得其益也。凡此之类,譬犹水火,用之过当,反为

害也。

彭祖曰,不知其经脉损伤,血气不足,内理空疏,髓脑不实,体已

先病,故为外物所犯,因气寒酒色以发之耳。若本充实,岂有病也。

④补导之术

彭祖曰,爱养精神,服药草,可以长生,但不能役使鬼神,乘虚飞

行。彭祖曰:欲长生无限者,当服上药。

⑤阴阳交接之术

彭祖曰:身不知交接之道,纵服药无益也。能养阴阳之意,可推之

而得,但不思言耳。何足怪问也。

彭祖曰:天地昼分而夜合,一岁三百六十交,而精气和合,故能生

产万物而不穷。人能则之,可以长存。

彭祖曰:男女相成,犹天地相生也,所以神气导养,使人不失其和。

天地得交接之道,故无终竞之限。人失交接之道,故有伤残之期。能避

众伤之事,得阴阳之术,则不死之道也。

彭祖曰:但知房中闭气,节其思虑,适饮食则得道也。

⑥服气

彭祖曰:次有服气,得其道则邪气不得入,治身之本要。

彭祖曰:人受精养体,服气炼形,则万神自守其真。不然者,则荣

卫枯悴,万神自逝,悲思所留者也。

⑦服气疗病

彭祖曰:常闭气内息,从平旦至日中,乃跪坐拭目,摩搦身体,舐

脣咽唾,服气数十,乃起行言笑。其偶有疲倦不安,便导引闭气,以攻

所患,必存其身头面、九窍、五脏、四肢,至于发端,皆令所在觉其气

云行体中,起于鼻口,下达十指末,则澄和真神,不须针药灸刺。凡行

气欲除百病,随所在作念之。头痛念头,足痛念足,和气往攻之,从时

至时,便自消矣。时气中冷可闭气以取汗,汗出週身则解矣。行气闭气,

虽是治身之要,然当先达解其理趣。又宜空虚,不可饱满。若气有结滞,

不得空流,或致疮节,譬如泉源不可壅遏。若食生鱼、生菜、肥肉,及

喜怒忧恚不除,而以行气,令人发上气。凡欲学行气,皆当以渐。

⑧行气

彭祖曰:至道不烦,但不思念一切,则心常不劳。又复行气、胎息,

真尔可得千岁。

⑨不要负其本而逐其末

彭祖曰:其余吐纳导引之术,及念体中万神,有合影守形之事,一

千七百余条,及四时首向,责己谢过,卧起早晏之法,皆非真道。可以

教初学者,以正其身。

彭祖曰:人为道,不务其本而逐其末,告以至言而不能信,见约要

之书,谓之轻浅,而不尽服诵,观夫太清北神中经之属,以此自疲,至

死无益,不亦悲哉。又人苦多事,少能弃世独往,山居穴处者。以道教

之,终不能行,是非仁人之意也。

彭祖曰:古之至人,恐下才之子,不识事宜,流遁不还,故绝其源。

故有上士别床,中士异被,服药百裹,不如独卧(之说)。夫远思强记

伤人,忧喜悲哀伤人,喜乐过量伤人,忿怒不解伤人,汲汲所愿伤人,

阴阳不顺伤人。人有所伤者数种,而独戒於房中,岂不惑哉。

赞(33)
分享到: 更多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